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行業因疫遭重創,澳洲代購直播轉型尋商機

來源:xkb.com.au
[經濟地產]     2020-10-17
劉女士表示,出於安全考慮,中國客戶傾向於選擇本土生產或儲存的產品,避免包裹可能會感染新冠病毒。最近剛從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畢業的劉女士(Christine Liu)一直拒絕向父母要錢,但當新冠疫情爆髮時,她別無選擇。

劉女士表示,出於安全考慮,中國客戶傾向於選擇本土生產或儲存的產品,避免包裹可能會感染新冠病毒。

最近剛從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畢業的劉女士(Christine Liu)一直拒絕向父母要錢,但當新冠疫情爆髮時,她別無選擇。

她說:“我感到內疚……盡管我幾乎入不敷出,但我不想問(他們拿錢)。”

“我認為這種流行病的影響是巨大的,它可能是毀滅性的打擊。”

28歲的她在一傢餐廳找到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同時繼續她的代購工作。

她幫助中國消費者代購澳大利亞制造的產品,包括嬰兒配方奶粉、保健品、化妝品,偶爾也會幫中國消費者代購奢侈包。

但自今年年初以來,需求一直在急劇下降。

她去年每月至少賣出300罐嬰兒配方奶粉,到今年9月卻只賣出了50罐。

劉女士的年營業額相較於去年的逾20萬澳元也減少了一半,去年她的稅前利潤約為2萬澳元。

劉女士表示:“去年我經常被太多的訂單搞得不知所措,但今年我的手機幾乎沒有一條消息。”

“我非常想念那些忙碌的日子。”

“代購正在消失,但不會完全消失。”

澳大利亞價值數十億澳元的代購行業已經被疫情顛覆,不僅成千上萬的個人購物者感受到了影響,澳大利亞的主要企業也感受到了影響。

由於業務量低,在疫情期間,約有叁分之一的代購商店已關閉 


叁成代購門店暫時或永久關閉

在澳大利亞,嬰兒配方奶粉貨架被掃蕩一空的現象已經令人司空見慣,但是頗受歡迎中國代購客戶歡迎的a2乳品公司,目前正面臨產品供應過剩的問題。

雖然很難知道哪個單一因素造成了最大的破壞,但一個問題是海外入境人數的下降,尤其是國際學生。

在新冠疫情之前,澳大利亞估計有15萬名代購。

中國的買傢使用微信支付他們的代購費

盡管像劉女士這樣的一些人是專業代購,但許多人是臨時移民或遊客,規模較小,他們主要為國內的朋友和傢人提供產品。

為了迎合了這一需求,遍布澳大利亞各地共約有1,000傢實體專賣店,但許多店鋪現在也已經關門。

將澳大利亞品牌與代購聯係起來的咨詢公司Honeyroo的主管傅先生(Jerome Fu)表示,目前約有30%的代購專賣店暫時或永久關閉。

 許多主要的澳大利亞品牌都受到代購購物者的歡迎

他說:“即使是在悉尼開張的商店,來買東西並運回中國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但造成影響的不僅僅是遊客數量的不足,中國消費者的消費行為也在疫情爆髮後髮生了改變。

劉女士表示:“出於安全考慮,他們傾向於選擇在中國生產或儲存的產品,因為從海外髮貨時,包裹可能會感染新冠病毒。”

根據4月份髮布的官方數據,中國經濟出現了1992年以來的首次萎縮,這影響了中國人的購買力。

傅先生表示:“中國消費者購買進口產品的購買力下降……還有一個原因是物流(中斷),買東西耗時太久了。”

甚至在疫情爆髮之前,中國消費者就已經越來越多地尋找更便宜、更有效的方式來購買澳大利亞產品。

前Swisse商業主管亨特(Jeremy Hunt)告訴ABC(澳洲廣播電台),新的在線平台已經對代購模式產生了“壓倒性”的影響。

“中國主導的一些舉措增加了這種壓力,”亨特表示。他曾幫助開拓澳大利亞和中國之間代購的電子商務貿易。

他表示:“(新平台)在定價和交貨時間方面為中國消費者提供了真正有競爭力的選擇。”他補充稱,對中國和海外企業來說,競爭將會非常激烈。

藍天快遞聲稱,代購市場佔該公司物流工作的60% 

貿易低迷引髮連鎖反應

最大的代購物流供應商之一——藍天快遞(Blue Sky International Express)於今年5月破產。

藍天快遞在悉尼布裹斯班的數十名客戶告訴ABC,他們正試圖取回滯留在公司的貨物,而在墨爾本的一些客戶表示,他們可以通過支付額外費用收回自己的產品。

這些客戶——代購和專賣店老闆——估計,價值80萬澳元的商品和近7000個包裹仍下落不明,但真實數字可能更高。

隨着代購銷售的崩潰,其影響還可能迫使澳大利亞證交所一些主要上市公司進行重組。

亨特表示:“對於那些在中國面臨風險的澳交所上市公司來說,這種下降是顯而易見的,比如澳佳寶(Blackmores)或a2 乳業,它們通過裁員、削減營銷支出和其他消費者驅動的活動的私人企業和品牌。”

a2乳業公司是澳大利亞嬰兒配方奶粉的主要生產商之一,也是代購及其客戶產品的主要來源。

該公司沒有回應ABC的問題,但首席執行官巴布裹奇(Geoffrey Babidge)在9月份的市場更新報告中表示,其嬰兒營養產品2021年的銷量將繼續下降,部分原因是“代購渠道的收縮”。

該報告稱:“代購渠道的中斷影響了我們9月份的銷售,目前預計這種情況將持續到21財年上半年的剩餘時間。”

根據維生素公司澳佳寶今年上半年的財務報告,新冠疫情還導致該公司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淨銷售額下降了16%。

另一方面,亨特表示,新冠肺炎迫使企業認識到代購銷售的商業價值。

“這是對該行業力量和成功的積極認可,盡管其影響令人擔憂,因為它非常真實——品牌和人們正因此遭受痛苦。”

由於業務一直在下滑,花女士把自己的倉庫升級成了10傢直播工作室 

澳洲代購業務的未來在何方?


由於新冠疫情造成的破壞看不到盡頭,代購正在尋找適應的方法。

劉女士已經在一傢餐館找到了一份兼職工作,以維持目前的收支平衡,但她也在考慮利用品牌推廣技巧,把自己變成一名有影響力的網絡人物。

花女士(Longlong Hua)等其他公司已經完成了轉型。

“自3月份以來,我的業務一直在下滑,但我把自己的倉庫升級成了10傢直播工作室,” 花女士表示。

花女士邀請個人代購利用她的工作室與中國消費者建立聯係,並推廣澳大利亞品牌。

“這絕對是一個機會,因為中國消費者喜歡這種互動,”她說。

亨特表示,隨着代購行業面臨多年來最大的變革,這種由代購充當影響力代言人和品牌推廣者的商業模式正變得越來越普遍。

亨特說:“社交分享和社交電子商務的時代已經到來。”

“需求仍然存在,中國消費者不僅渴望,而且已經習慣了澳大利亞生產的令人驚歎的品牌、產品和功效。”

髮表評論

0
0
使用微信“掃一掃”
打開網頁後點擊右上角“分享按鈕”
0
 您已成功為本文點贊!
感謝您的參與
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