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新州州長地下戀情5年終結,曾親手開除戀人公

來源:xkb.com.au
[時政新聞]     2020-10-18
2017年9月1日,總理貝瑞吉克蓮和她的情人馬奎爾在電話中像親密的伴侶一樣閑聊着。“Hokis” 貝瑞吉克蓮說,這是這對夫婦對彼此的昵稱,這是亞美尼亞語的愛稱,意思是“我的愛人”和“我的靈魂”。“妳星期天晚上會來嗎?”
 

2017年9月1日,總理貝瑞吉克蓮和她的情人馬奎爾在電話中像親密的伴侶一樣閑聊着。

“Hokis” 貝瑞吉克蓮說,這是這對夫婦對彼此的昵稱,這是亞美尼亞語的愛稱,意思是“我的愛人”和“我的靈魂”。

“妳星期天晚上會來嗎?”

“不,不,不,不,不,”馬奎爾回答。

“別傻了。”

馬奎爾繼續延續着他繁忙的行程——他說他必須去格裹菲斯,堪培菈,然後是中國。

“好吧” 州長溫和地答道。

“布萊爾(Niall Blair)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不想讓我去中國。”馬奎爾繼續笑着說。

布萊爾是貝瑞吉克蓮的貿易部長,他正計劃代表新州人民向中國派出貿易代表團。

這次訪問恰逢馬奎爾的中國之行,他此行的目的是促進自己的商業利益。

布萊爾擔心,如果馬奎爾同時出行,他可能會讓自己難堪,或者引髮外交事件。因此,總理辦公室禁止馬奎爾前往。

州長前幕僚長克魯克(Sarah Cruikshank)上週向反腐獨立委員會(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表示:“我們有一位議員提議,在我們舉行證是官方貿易訪問之前,提前飛往中國。”

但是馬奎爾對貝瑞吉克蓮來說並不是“隨意”的。

她的辦公室,她的同事,她的傢人,她的朋友,或者新州群眾當時並不知情。

 

本週,貝瑞吉克蓮向廉署提供了一份令人難以接受的證據,馬奎爾與她有“親密的私人關係”。

她在接受調查時表示,兩人的關係始於2015年大選前後,並在幾個月前結束。而馬奎爾則稱他們的感情始於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並且期間 “時斷時續” 。

總理拒絕稱馬奎爾為她的男友或伴侶,並表示,這段關係“還不夠成熟”,不應向任何人透露,或者,出於公眾廉潔的考慮,也不應透露。

貝瑞吉克蓮週一在廉署出庭後向記者表示:“我是一個極其注重隱私的人。”

她將這些事件描述為“個人噩夢”。“如果我做錯了什麼,我會第一個考慮我的立場。但我沒有,”她說。

電話錄音揭示了兩人之間的一種偶然的親密關係,馬奎爾,一個不成功但堅持不懈的商人,喋喋不休地談論着他的商業利益和他可怕的財務狀況。

有時,總理似乎感到無聊或心煩意亂,但她也稱他為自己的“第一”。

 

調查得知,馬奎爾在2019年大選中退休後,這對情侶希望公開他們的關係。

最終,馬奎爾在2018年涉嫌另一起腐敗調查後,被他的秘密女友、總理逐出了自由黨和政界。該調查揭示了馬奎爾利用公職謀取私利的證據。

此後兩年,總理繼續與他秘密交往。

“如果我當時就知道我現在知道的事情,我顯然不會做出之前的個人決定,”她上週說。

在此之前,人們普遍認為貝瑞吉克蓮過着苦行僧般的生活,除了每週與親密的傢人見面外,沒有任何私人生活。

新州一位自由黨人士本週表示:“我的觀點是,或許她沒有私人生活。但認為她什麼都沒有就太愚蠢了。即使政治傢也是人。每個人都想建立人際關係。”

另一位自由派消息人士稱,州長的同事和同僚對這一爆料感到“震驚”。

他說:“大傢都認為她把一切都奉獻給了工作。每個人都在說,‘妳就不能做得更好嗎?並為她感到難過。人們支持她,但也感到失望。”

貝瑞吉克蓮的同事們和選民感到的憤怒,大多數選民對他們的總理懷有極大的尊敬和欽佩,尤其是她在疫情期間展現出無與倫比的領導能力。

 

但貝瑞吉克蓮的聲望與其政治形象密不可分,她是一個勤奮的“女孩書呆子”,嫁給了這份工作,她幫助恢復了公眾對新南威爾士州政府的信任,此前這裹髮生了太多的欺詐和腐敗。

這種形象與隱藏的秘密浪漫或親密生活格格不入,尤其是當她的愛慕對象是一個被指控腐敗的男人時。

自由派人士說:“他顯然是一個善於操縱的紳士,利用了這段關係。”

但事實是,沒有人真正知道貝瑞吉克蓮和馬奎爾之間的真正關係。

兩人的一些電話談話被秘密錄音,被認為是非常私人的對話,沒有在公開法庭上播放,只有在廉署的私人會議上才播放。

協助羅伯遜(Scott Robertson)的律師表示,廉署不應“就兩人關係的性質和程度進行公開審判”,但這正是評論員、同事和選民試圖在本週確定的。

 

兩人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關係?為什麼要保密?照章辦事的總理怎麼會選擇這樣一個人做她的密友呢?

事實證明,這位總理總是善於回答有關她私生活的問題——男性政客很少會問這種問題。

2012年,《週日電訊報》(Sunday Telegraph)刊登了一篇關於貝瑞吉克蓮的文章,當時她還是42歲的交通部長。文章稱貝瑞吉克蓮“有點老好人”,“甚至不罵人”。

當被問及她是否在網站(RSVP)上約會時,貝瑞吉克蓮笑了。“天哪,不,”她說。

其他對州長的溫和報道也遵循同樣的路線——個人生活,婚姻和孩子的軌迹,對她來說是從未髮生過的事情。

她從來沒有給人留下如今的印象:這是一件令人非常遺憾的事。

 

2019年,她告訴媽媽咪呀(Mamamia): “如果我遇到了對的人,我當然會結婚。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在正確的時間做到這一點” 。

貝瑞吉克蓮的傢庭背景眾所週知,她的父母都是亞美尼亞人後裔,他們是1915年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後流散的一部分,貝瑞吉克蓮的曾祖父母也在大屠殺中喪生。

她的兩個妹妹瑪麗(Mary)和麗塔(Rita)是她的“最好的朋友”,這個大傢庭每個週末都去她位於北萊德的父母傢聚會,交流。

貝瑞吉克蓮直到快30歲時才離開傢,即使到了那個年齡,也只是因為她加預選,自由黨的元老們告訴她,她需要獨立生活。

她搬進了威洛比(Willoughby)的一套公寓,那是她用自己成功的銀行業生涯攢下的錢買的。

她的父母在嚴格的亞美尼亞東正教教會中撫養她,並勸阻她不要與宗教以外的人約會,擔心這將意味着她永遠不會結婚。

 

2011年,貝瑞吉克蓮懇求記者蓋雷(Shelley Gare)不要寫任何會讓我母親不高興的東西,當時蓋雷正在為悉尼雜志撰寫一篇人物特寫。

這篇文章還把貝瑞吉克蓮描述為“極其善良”,“她具備的一係列品質足以讓維多利亞女王滿意”,並把她比作簡·奧斯汀筆下的女主人公——“與其說她是輕浮的伊麗莎白班奈特(Elizabeth Bennet),不如說是理智與情感中謹慎而熱情的女主人公達什伍德(Elinor Dashwood)”。

其政治盟友和朋友、前聯邦財政部長霍基(Joe Hockey)曾表示,貝瑞吉克蓮“不會去對付那些警察傻瓜,她會除掉他們”。

但就在幾年之後,她和一個已婚的男人髮生了關係(貝瑞吉克蓮上週說,“我的理解是,他已經分居了”),這個男人就算不是傻子,也不像他假裝的那樣是個好商人。

“他總是談論大交易,而這些交易似乎總是失敗……在我看來,它們總是充滿幻想,” 貝瑞吉克蓮告訴廉政公署。

馬奎爾(Daryl Maguire)今年61歲,來自沃加沃加(Wagga Wagga),在進入政界之前,他和妻子莫林(Maureen)擁有並經營一傢Harvey Norman當地的特許經營店。他們有兩個孩子(現已經成年),幾年前離婚。

本週,貝瑞吉克蓮把自己塑造成一個相信錯誤男人的女性,並暗示在公共生活中約會的困難。

她說:“我為擔任公職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我為此感到自豪。我信任一個認識很長時間的人,但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失望。”

本週結束時,貝瑞吉克蓮的州長地位有所削弱,但其還沒有受到致命傷。

她堅稱,“我一直把我的個人生活和私人生活以及我所擔任的公職區分開來。”

但本週,這種精心管理的“公私分明作風“,已被超出她控制的勢力抹去了。

毫無疑問,州長會對這段給她帶來私人痛苦、公開尷尬、甚至可能讓她丟掉工作的關係感到痛心。

髮表評論

0
0
使用微信“掃一掃”
打開網頁後點擊右上角“分享按鈕”
0
 您已成功為本文點贊!
感謝您的參與
電梯
2021-05-10 14: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