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美國大選:美媒爆拜登郵件門,社交媒體限制文章引爭議

來源:bbc.com
[全球新聞]     2020-10-17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指控,競選對手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時,其傢族在烏克蘭和中國有不當行為,不過拜登一直否認這些指控。 近期,《紐約郵報》的一篇文章曝光了據稱是烏克蘭能源公司一名顧問的電郵,這個問題再度浮出水面。在這封郵件中,這名顧問感謝拜登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邀請他與拜登見面。
2016年,拜登副總統與他的兒子亨特
2016年,拜登副總統與他的兒子亨特

美國總統特朗普一再指控,競選對手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時,其傢族在烏克蘭和中國有不當行為,不過拜登一直否認這些指控。

近期,《紐約郵報》的一篇文章曝光了據稱是烏克蘭能源公司一名顧問的電郵,這個問題再度浮出水面。在這封郵件中,這名顧問感謝拜登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邀請他與拜登見面。

在華盛頓特區,以權謀私的指控很常見,特朗普的子女也被指控在利潤豐厚的海外商業交易中存在利益沖突。但他們也否認有不當行為。


《紐約郵報》報道說了什麼?

《紐約郵報》髮表的文章聚焦2015年4月的一封電郵,烏克蘭能源公司布裹斯馬的一名顧問感謝亨特·拜登邀請他去華盛頓見他的父親。

亨特是拜登的次子,曾是烏克蘭能源公司布裹斯馬(Burisma)的董事,那時他的父親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是處理美烏關係的重要人物。亨特是該公司董事會的幾名外國人之一。

《紐約郵報》的文章沒有提供證據證明曾經有過這樣的會面。拜登競選團隊表示,拜登的“官方日程”上沒有任何此類會面的記錄。

但是拜登競選團隊在髮給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的聲明中承認,拜登可能與布裹斯馬的顧問有過一次“非正式接觸”,這未出現在拜登的官方日程上。但競選團隊稱,這種接觸很倉促。

拜登髮言人巴特斯(Andrew Bates)說,在彈劾案期間,媒體的調查,甚至兩名共和黨人領導的參議院委員會的調查,都得到了同樣的結論:拜登執行了美國對烏克蘭的官方政策,沒有任何不當行為。

拜登競選團隊譴責《紐約郵報》報道,但未說這封郵件是假的。

特朗普和其盟友們分享了《紐約郵報》的文章,他的前顧問班農(Steve Bannon)和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參與了這篇報道,包括提供故事和含有指控郵件的筆記本電腦。其他美國媒體表示,他們無法核實這些郵件的真實性。

Bidens
Bidens

亨特在2014年加入布裹斯馬,2019年4月決定離開。

週叁(10月14日),推特禁止民眾在推特髮布《紐約郵報》這篇報道的鏈接,警告那些想點擊鏈接的人“該鏈接可能不安全”。

推特表示,討論《紐約郵報》文章中的說法並不違反其規定,但它對這篇文章進行限制,是因為它暴露了電子郵件地址等私人信息,並暴露了通過“黑客”獲得的材料。

推特首席執行官多爾西(Jack Dorsey)承認,公司本應早點告知用戶他們為何介入此事。

臉書也采取行動,限制該報道在其新聞流中的傳播。臉書稱,此舉是“標準程序”的一部分,目的是給第叁方核查人員時間來審查內容,決定是否將其視為虛假信息。

推特和臉書的舉動再次引髮了一些民眾對社交媒體審查和偏見的指責。《紐約郵報》指責社交媒體為拜登競選造勢,髮表社論稱:臉書和推特不是媒體平台,他們是宣傳機器。


有關中國的指控

《紐約郵報》還援引了一封據稱來自亨特·拜登的電郵,稱拜登“僅通過介紹”就獲得了超過1000萬美元的年費,不過尚不清楚誰參與了所謂的介紹。

2013年,亨特隨父親訪問北京,小拜登在那裹會見了投資銀行傢李祥生(Jonathan Li)。亨特對《紐約客》稱,他與李只是喝了盃咖啡。但此行後,私人股本基金渤海華美(BHR Partners)成立,李祥生是總裁,亨特是董事,持股10%。

美國媒體報道,渤海華美得到了中國一些最大的國有銀行和地方政府的支持。

亨特的律師表示,亨特尋求將中國資本引入國際市場,以無薪職位加入了董事會。律師還稱,亨特直到2017年才收購了渤海華美的股份,那時他的父親拜登已經離任副總統。

亨特在2019年10月表示,他將辭去渤海華美的職務。

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和孫女一起走出“空軍一號”
拜登和他的兒子亨特和孫女一起走出“空軍一號”

有關烏克蘭的指控

特朗普指責拜登有不當行為,因為拜登在擔任副總統期間推動烏克蘭政府解雇其最高檢察官,而這名檢察官當時正調查亨特任職的公司。

2016年,拜登要求呼籲解雇烏克蘭檢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肖金的辦公室對布裹斯馬和其他公司進行調查。

然而,其他西方領導人和向烏克蘭提供資金支持的主要機構也希望這名檢察官被解職,因為他們認為他在打擊腐敗方面不夠積極。

這和彈劾案有什麼關係?

2019年,特朗普給烏克蘭總統打電話的細節浮出水面,他敦促烏克蘭領導人調查拜登一傢。

這導致民主黨人指控特朗普試圖非法向烏克蘭施壓,幫助打擊競選對手,隨後眾議院彈劾特朗普。

特朗普否認做錯任何事,後來共和黨控制的美國參議院宣布特朗普無罪。

特朗普
特朗普

有什麼證據對拜登傢族不利?

沒有任何犯罪行為被證實,也沒有證據表明拜登做過任何有意讓其子獲利的事情。但這也引髮了有關潛在利益沖突的質疑。

早在2015年,美國國務院一名高級官員就提出了這種擔憂。

美國共和黨議員髮起了一項調查,髮現亨特在這傢烏克蘭公司工作“存在問題”,但沒有證據表明美國的外交政策受到了影響。

目前也沒有對布裹斯馬提出刑事指控。該公司在2017年髮表聲明稱,針對該公司的所有法律訴訟和未決刑事指控都已經完結。

去年,接替肖金的烏克蘭檢察官尤裹·盧岑科(Yuriy Lutsenko)對BBC表示,根據烏克蘭法律,沒有理由調查拜登一傢。

亨特·拜登的律師在2019年10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亨特·拜登獨立從事這些商業活動。
亨特·拜登的律師在2019年10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亨特·拜登獨立從事這些商業活動。

盡管亨特·拜登現在表示,在布裹斯馬董事會任職可能是“判斷失誤”,但傢族成員在政府任職時,他在公司董事會任職並不違法。

亨特·拜登的律師在2019年10月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亨特·拜登獨立從事這些商業活動。

拜登去年曾表示,如果他當選總統,他的傢庭中不會再有人去外國公司或政府任職,或與它們建立業務關係。

髮表評論

0
0
使用微信“掃一掃”
打開網頁後點擊右上角“分享按鈕”
0
 您已成功為本文點贊!
感謝您的參與
電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