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各地被解雇醫護 談強制疫苗政策後果

各地被解雇醫護 談強制疫苗政策後果

隨着各地強制疫苗令的執行,越來越多的醫護人員因醫療或宗教豁免權被拒後被解職或者開除。日前有多位各地醫生和護士對大紀元講述了他們的個人經歷以及從專業人士的角度他們是如何看待美國聯邦以及各級地方政府強制疫苗的政策的。

此前一位哈佛大學的流行病專傢庫爾多夫(Martin Kullforff)接受本報專訪時曾表示,強制打疫苗既不尊重科學常識,在醫學上也沒有意義。他作為一個專傢,知道那些染疫後恢復了的人比打疫苗的人擁有“更強大的、更持久的免疫力”,而且“更不容易傳染”別人。

喬治亞醫生:從四個方面看強制令的後果

喬治亞州亞特蘭大Piedmont and Wellstar醫院醫生瑞德伍德(Thomas Redwood)剛剛被醫院停職。

“目前被當作緊急授權下的疫苗的使用決定應該由個人選擇,在個人仔細對比分析接種疫苗的風險與染疫得病的風險之後,自己做出決定。”他對大紀元表示。

瑞德伍德醫生根據目前獲得的關於疫苗的流行病學數據,從4個方面分析了強制令的後果。

1)“如果我被COVID感染了,我有98至99%的存活率”;(2)“另外一方面,疫苗不良作用報告係統(the 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VAERS)上已經記錄了1.8萬個死亡病例以及超過80萬起不良作用事件⋯⋯”;(3)“我們沒有在其它疫苗上實行的,在(遠遠達不到強制程度的)大面積推廣前要求的長期安全數據”;(4)“除了安全方面的考慮,目前顯示疫苗的有效性在打疫苗4到6個月之後下降50%”。

“對我們醫護人員以就業為代價的強制疫苗政策的目的是,防止病人從醫護人員那裹傳染病毒。”瑞德伍德說,“如果打疫苗人的免疫力下降到和不打疫苗的人一樣具有傳染性的話,我看不到這個強制令與它的目標之間的邏輯關係。更令人擔憂的是,強迫醫護人員在身體自主權和就業之間做選擇,造成了護士、醫生和其他維持醫院運行的人員的短缺風險。”

新澤西醫生:殘疾人士也被拒絕宗教豁免

新澤西Reidgewood的Valley Hospital醫生蘇安德斯(Dr.Eric Suanders)最近被開除。他在母體中時因同胞兄弟藥物中毒而導致殘疾,依靠對神的信仰戰勝了身體上的苦難。

“我正在對抗強制令,希望用我的故事喚醒良知,推翻它(強制令),讓自由回到人類社會,那樣我們也可以在和平中共存,並且再度擁有愛。”

賓州X光專傢:感到被歧視和極度焦慮

在賓州Crozer Health醫院工作21年的乳房X光檢查專傢法耐利(Nicole Fanelli)的宗教豁免權被拒後,她按照程序上訴,髮現接受申訴的審核小組仍然是前一波人。

“我感覺受到歧視的原因是他們給我一大堆理由來拒絕我,他們說我的宗教整體上不反對疫苗,我不僅給他們書面說明表示我的信仰是認真的,也按照Crozer的要求提供了一封神父的信。”她說,但是她仍然在十月中被放無薪假,十月底被開除,並且沒有資格領失業金。“我對整個情況感到極度焦慮。”

麻省護士:上千職工被施壓“自願”辭職

西波戴奧(Nicole Thibodeau)是麻省Beth Israel Lahey Health醫院的一名注冊護士,她說,院方拒絕了“數百”職工的宗教豁免申請。

“我的信仰是堅定的,我永遠也不會打疫苗。”她說,“他們惡劣地對待我們:騷擾、延期、不溝通等,我聽說,公司有4%的人沒打,那就是1440人,他們給我們施壓:要麼打疫苗,要麼‘自願’辭職。”

紐約醫院協調員:遠程工作及懷孕都不能豁免

艾德蒙森(Trudiann Edmondson)是紐約市Northwell Health醫院的遠程病人護理協調員,她因拒絕打疫苗於10月1日被開除。

“在我停職的時候,我懷孕5個月,我因多重風險申請了一個臨時免打待遇,因為對懷孕婦女的(疫苗相關)數據有限,而且我也是100%的在傢遠程工作。”

她說,“我在懷孕初期就被診斷出有血栓,後來溶解了;我還在每天吃少量的阿司匹林。(院方)沒有給我其它選擇,我自己和其他上千人因為公司要100%的疫苗接種率而被趕走了。”

科羅菈多護士:“健康人身上髮生不正常的事”

塔黑默(Loni Thalheimer)是科羅菈多州Fort Collins市Poudre Valley醫院的護士,她在該醫院做了6年的麻醉後護理工作。

“大約疫苗全面進入社區的2、3個月的時候,我開始看到了大量的病人來到醫院做核磁共振,有特髮性癫痫、偏頭疼、運動障礙、感覺異常,甚至昏厥的”,塔黑默說,“我聲明,我們正在看到在健康的人群中髮生一種古怪的、不正常的事情的上升趨勢,但是所有人都拒絕回答我(為什麼會這樣)。如果我們正在做一個臨床試驗,為什麼沒人要求我們收集數據?我百思不得其解。”

塔黑默的宗教豁免被拒絕,她從10月28日被停職。

“他們現在正在拒絕我的失業身份,因為我是‘自願的’,我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只有可憐的一點醫療保險,另外我正懷孕,還有一個四歲的孩子。”她說。

還有另外十幾位各州被開除的醫護人員接受大紀元采訪,表達了他們對強制令的感受。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為醫院辛辛苦苦工作很多年,並且在疫情高峰期間一直遵守規定奮戰在第一線,現在卻被醫院和政府如此對待,他們感到非常傷心。強制令讓他們在身體和工作上做出選擇,給他們本人和傢庭帶來了精神上和財政上的雙重壓迫。

 


本文二維碼:
 
 
確認回復
 
2022-01-26 23:2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