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首批中國學生抵澳,然而...

 澳元    2021-12-05   [原文]

—文章不代表本公眾平台觀點—


經過一年的在線學習,孟加菈國學生Nora Chowdhury將成為首批返回新州的留學生之一。


作為州政府組織的一個試點項目的一部分,這名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學生將於明天抵達悉尼。

能成為未受聯邦政府邊境改變影響的幸運者之一,住在香港的慶幸Chowdhury自己成功訂上了搭載來自世界各地的250名學生的包機。


聯邦政府最初從12月1日起解除對滯留海外15萬名學生的旅行禁令。但在Omicron COVID-19變種病毒出現後,這一日期被推遲了至少兩週。

許多人竭力想要進入澳大利亞,但他們擔心,就算邊境在12月中旬重新開放,他們仍然無法入境。

Sophia Dottie自今年2月以來一直在尼日利亞在線攻讀碩士學位,但她的入境留學簽證仍未獲批。

她說,“我們還在等待,我已經在3月份遞交了簽證。”

聯邦政府一名髮言人表示,內政部正在“盡快處理新的來自海外學生的簽證申請。”

高校的復蘇不僅會受到學生無法入境澳大利亞的影響,還會受到海外學生尚未決定是否前往澳大利亞留學的影響。

“悉尼的生活費用真的很昂貴,”悉尼大學的韓國留學生Jongeun Seong說。“遠程學習不一定能保證更好的成績,但我個人認為遠程學習比在校學習容易。”


他說,他將等待本月抵達澳大利亞的朋友的消息,再自己做決定。

維多利亞大學米切爾研究所的教育政策專傢赫爾利(Peter Hurley)博士認為,明年將是大學最困難的一年,因為它們正努力從COVID-19危機中復蘇。

他說,“去年,隨着一些學生已經完成課程,高校大約減少6萬至8萬名留學生。”


“明年對大學來說將是最困難的一年……要讓這些新學生回來,並且要有足夠的人數回來,還需要一些時間。”

新髮放的國際簽證數量大幅下降,今年6月髮放近5000份,而兩年前同期髮放了近3萬份。

赫爾利博士表示,新的留學生的簽證數量比疫情前的水平低了約70%至80%。

他說,許多考慮澳大利亞的學生已經轉向了其他邊境開放的國傢,“留學生無法進入澳大利亞,但他們可以進入加拿大、英國和美國。我認為會有一些被壓抑的需求……但不確定我們能否利用這些被壓抑的需求。”

但高校行業的其他人不同意這種觀點。


伍倫貢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校長Alex Frino表示,高等院校將很快恢復。

他說,“我認為,我們明年將收復很多失地,可能是2019年以來失去的25%至50%,希望到2023年恢復正常。”

Frino接着表示,鄉鎮地區大學受到的影響最大,伍倫貢大學失去了一半的留學生和一半的國際收入。

“鄉鎮地區大學必須比G8更努力吸引學生,這與品牌認知度有關。”

疫情引髮了人們對大學是否過度依賴留學生的質疑,但專傢表示,沒有真正的其它辦法。

赫爾利博士說,“對他們來說,很難將收入分散到特定種類。所有大學都在某種程度上依賴於國際學生,人們普遍的感覺是,沒有他們,大學就無法生存。”

Frino表示,大學需要留學生,整體經濟也是如此。

“他們給當地社區帶來了很多,注入了大量文化,填補了勞動力市場的空白,為(當地地區)帶來了巨大的經濟貢獻。”


來源:ABC Alison Xiao 貓本吃貨

好看?在看
*以上內容髮布於公眾號:澳元,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

髮表評論

微信號:AustraliaInc
澳大利亚权威公众平台 | 曾获澳大利亚官媒报道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小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