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虎媽”蔡美兒被耶魯停職!華人“雞娃界”教母人設崩塌,夫妻雙雙跌落神壇

 髮現澳大利亞    2021-04-30   [原文]



她,被稱為“雞娃界”的教母。


她的老公,耶魯大學法學院的知名教授。


她“折磨”兩個女兒,全部送進哈佛。


她,“虎媽”這一名詞的締造者,蔡美兒。


寫出《虎媽戰歌》,登上《時代》封面引髮中美教育大討論。




如今,虎媽蔡美兒因為違反了疫情禁令,遭到了處罰。


加上此前老公對學生“不檢點行為”,全傢的名譽陷入了危機之中……



01

虎媽遭耶魯大學停職


近日,《耶魯日報》報道,多名耶魯大學法學院的學生向校方提出,蔡美兒私下跟學生接觸,並且在傢中舉辦私人Party,帶學生在傢中飲酒。



這樣的事情,據悉並不是第一次了。

根據媒體的說法,早在2019年,蔡美兒就有過同樣的做法。

她帶着一些學生回傢,期間還與他們一起喝酒。

當時耶魯法學院曾就此警告過她,並且暫停她工作一段時間。

媒體稱,校方和她後來簽署了協議書,明確禁止她帶學生搞Party並且飲酒,且不再教授必修課。

她本人還支付了一筆罰金。


目前,蔡美兒遭到了耶魯大學的停職處理


她主要是負責法學院低年級Small Group裹新生的教學工作,對學生學業和就業做指導。


在遭到這樣的處理聲名掃地之後,蔡美兒展開了反擊。



02

虎媽回應:

“作為亞裔,我被欺淩了”


她在社交媒體上寫道:


“我沒有違反協議,也沒有在疫情期間邀請學生搞Party,我做的只是幫助一些學生,在針對亞裔歧視暴力的社會事件中,給予安慰。”


“作為耶魯法學院的唯一亞裔女教授,我無法想象如果是其他人,會不會受到這樣不尊重的對待,完全沒有正當程序。”



她給全體教師同仁寫了一封長信回應。

她認為《耶魯日報》的新聞完全是空穴來風,杜撰編造。

她否認了與學生們在傢舉行過任何不適當的聚會。

她在信中還稱自己與法學院的領導溝通時,被“欺淩”了。


“當我與一位負責人進行視頻通話時,被直接侮辱地拒絕,這就像對待罪犯一樣。”

她指控有人泄露了自己和院方的保密協議,呼籲第叁方介入調查。


蔡美兒的親筆信


她在信中,對耶魯大學法學院的院長Heather Gerken稱:


“我感到非常的沮喪。在不加通知的情況下,課程被直接取消。”


而院長本人並未對這一報道作出回應,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只是說“讓所有學生在一個相互尊重、安全的環境中學習和生活是我們的責任,耶魯法學院不會允許行為不端的教師存在。”



耶魯大學法學院的院長Heather Gerken


這一事件髮生後,引髮了華人社交圈和耶魯校友們的大討論。


認識蔡美兒夫婦的耶魯校友表示,這兩夫妻在耶魯校內“頗有影響力”,在司法界人脈也很廣。


蔡美兒和丈夫


老公菲爾德在耶魯教書30年,地位很高。


那麼事情髮生後,怎麼不見同樣是教授的老公菲爾德出來回應呢?


因為在去年8月,蔡美兒的老公已被耶魯大學停職兩年



03

老公因性騷擾學生被停職2年

從學校到傢庭派對


2020年8月26日,耶魯法學院髮公告,菲爾德因為在過去數十年的任教過程中多次性騷擾女學生被停職兩年。

即使他以後重返教學崗位,也禁止他教授小團體的學生,不準和學生在課後出現社交性接觸。



多年來,耶魯法學院內部一直流傳着菲爾德性騷擾的傳聞。

可一直沒有掀起大的風波。

直到2018年,在#MeToo運動的影響下,叁名女生正式向校方舉報。

她們稱菲爾德在課堂和私人派對中“不恰當撫摸學生,語言騷擾,試圖親吻學生”。

這樣的行為不但髮生在學校裹,也髮生在他在傢中舉辦的私人派對上。


菲爾德也喜歡和學生一起喝酒,而且是喝到酩酊大醉那種。


酒後他還會主動提出送女生回傢。


這樣的言行舉止得到了很多耶魯校友的證實。


與如今老婆公開喊冤一樣,菲爾德對此矢口否認。


“我從未試圖騷擾過任何女生,我當了教授30年肯定會說過一些不合適的話,如果學生們覺得不適,可以申訴,但是性騷擾完全是另一回事。”




如今,夫妻雙雙被停職,作為精英人士,名譽和形象掃地。


《金融時報》更是直接稱:“蔡美兒一傢精英形象破產”


更為諷刺的是,前不久蔡美兒剛剛出版了新書《向上流動》。


她將自己的教育經驗和傢庭故事,總結出“成功叁要素”,告訴人們如何“擠進”精英階層。



04

虎式教育靠叁點進入精英層

非議不斷,人設全崩?


在這本新書中,蔡美兒總結了“雞娃的奮鬥經驗”。


成功向上流動的人,之所以成功主要有“叁要素”。


就是優越感(Superiority)、不安全感(Insecurity)和克制力(Impulse control)。



其中不安全感,主要就是對自身價值或者社會地位的焦慮和不安,總覺得妳自己、妳做的事,或是妳擁有的東西在某些基本層面還不夠好。


她認為這股折磨人的力量,就是人們獲得成功的普遍動力。


所以,一定要“雞”。


她是這麼說的,對自己、對孩子也的確是這麼做的。


蔡美兒自己,本身來自一個學霸傢庭。


爸爸蔡少棠是菲律賓華人,早年赴美求學,被譽為“非線性電路之父”,後來擔任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



父母對蔡美兒的要求就是:


  • 成績單一定完美無缺;

  • 哪怕在全A中僅有一個A-都會令父母難堪;

  • 絕對不要怨天尤人找借口;

  • 如果在學校髮生的事情看起來對妳不太公平,妳就要用加倍的努力獲得加倍的成就證明妳自己



蔡美兒的大女兒Sophia Chua-Rubenfeld索菲娅18個月,就認字母表。


3歲閱讀《小婦人》,開始彈鋼琴,14歲就在卡內基音樂大廳彈鋼琴。



後來哈佛大學本科畢業之後,進入耶魯法學院深造,同時她加入了美國陸軍,媽媽蔡美兒和爸爸幫她帶上了二級中尉軍銜。



小女兒Lulu Chua-Rubenfeld露露12歲,就坐上青年管弦樂團首席小提琴手的位置,從哈佛大學藝術歷史係畢業。



孩子們說,虎式教育的嚴格規定就是:


  • 不準看電視或玩遊戲

  • 不準跟其他小孩約着出去玩

  • 不準去其他小孩傢裹過夜

  • 不得參加集體遊戲活動

  • 不得自己選擇課外活動

  • 成績必須拿A

  • 除了體育與話劇其他科目不準不拿第一

  • 不準參加學校的小組娛樂活動

  • 不準參加校園演出

  • 不準抱怨沒有參加校園演出

  • 不準練習鋼琴及小提琴以外的樂器

  • 不準在某一天不練習鋼琴及小提琴


這套理念,讓虎式教育成果顯著,孩子們的確是非常優秀。


但也是因為這種“雞”的動力,讓虎媽傢庭非議不斷。

此前媒體曝光,蔡美兒曾經多次指導女學生要穿得“有吸引力”,以此爭取給現任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諾當法官助理的實習機會。

蔡美兒作為耶魯法官助理事務委員會成員,在10年之內,她將自己指導的10名耶魯大學學生都送到了卡瓦諾身邊擔任助理,其中有8位都是女性。

這位大法官被川普提名後,遭遇了至少3名女性指控性騷擾。



卡瓦諾卷入性侵風波的時候,蔡美兒站出來背書,用人格擔保卡瓦諾是“女性的好導師”

她更是表態:“如果是我的女兒要擔任法官助理,沒有任何法官比他更值得我信賴。”


她最後也的確是把自己的大女兒索菲亞送去擔任了助理。


這被媒體批評為“谄媚和緘默的密約”。


///



如果靠教學生穿得大膽,與權力媾和上位就是所謂的“不安全感”。


那成功人士要具備的“叁要素之克制力”,一定不是這種形式的忍辱負重。


《Slate》雜志曾表示:


“如果沒有其它特權,努力工作和天賦可能一文不值。


阿谀奉承、強大的盟友、效忠一個腐朽的體係並從中獲益,並通過資源壟斷讓其他階層的人處於不利——這才是蔡美兒真正的“戰歌”,也是她教給我們的全部。”


妳沒成功,或許不代表妳不夠努力。


而妳看到的精英導師的戰歌,或許只是她人生的一面。


///

掃碼關注「髮現澳大利亞」視頻號

好吃、好看、好玩、好用

分享澳洲的精彩生活



- End -


*以上內容髮布於公眾號:髮現澳大利亞,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

髮表評論

微信號:Go_Aussie
别样生活方式发现者,带你看更酷的世界。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小夥伴
2021-08-01 00:2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