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華人富豪在澳洲豪賭狂輸$4320萬澳幣,拒不支付!頻頻被賭場告上法庭

 髮現澳大利亞    2021-04-07   [原文]




在澳洲,各地的賭場一直受到各大富豪人士的青睐,而他們的下注賭資也是有些“誇張”。


在2018年,黃金海岸的The Star Gold Coast賭場也是很不“太平”,有玩傢輸了$4320萬澳幣,卻一走了之回到了新加坡,他在當時一分錢也沒賠付。

該賭場最終打官司起訴這位賭客,結果卻輸了。

如今這位賭客再次被起訴......


據悉,該賭客為新加坡華人富商黃耀才(Wong Yew Choy),無論是財力還是關係勢力,他的實力都是不容小觑的。

他立足於曼島(Isle of Man)和菲律賓,建立了一個龐大的網絡賭博帝國,還在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贊助球隊,以及在新加坡馴養純種馬並聘請澳洲訓練員訓練馬匹。

黃耀才和香港明星佘詩曼

他被視為世界頂級賭場豪客之一,每注高達$50萬澳幣,如今卻成為澳洲星賭場(Star)集團頻頻的起訴對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盡管此前該澳洲賭場對黃耀才的起訴失敗了,但是他們並沒有放棄,

如今昆州政府對賭場開了“綠燈”,同意賭場再次提出訴訟。
黃耀哲很喜歡賭博,也早已成為澳洲賭場的超級VIP客戶。

在當時,黃金海岸的The Star Gold Coast賭場甚至派出私人直升飛機,把他從新加坡接到了黃金海岸。

於此同時,該賭場還送了他$20萬澳幣的賭資。


黃耀哲還與隨行人員入住一間頂層公寓。


黃耀才先是給酒店提供了一張已經簽好名字的空白支票,換取了酒店給他的$4000萬澳幣的籌碼,以便支付自己在此期間的所有費用。

但根據昆士蘭州最高法院提交的文件顯示,他在叁天內損失了全部$4000萬澳幣。


接着他又以一張空白支票換取了酒店$1000萬澳幣的籌碼。

7天後,他乘坐私人飛機離開了澳洲,可在那時候,他已經共計輸掉了約合$4300萬澳幣...


在他離開後,賭場試圖清點他之前輸掉的欠款,卻髮現黃耀才簽字的支票已經失效。

賭場官方宣稱黃耀才欠的這$4320萬澳幣,這一數目相當於該集團在悉尼、黃金海岸和布裹斯班各個賭場2017-2018年總利潤的1/6。


黃耀才簽字的支票之所以失效,原來竟是他本人通知銀行,要求凍結其賬戶,要求銀行停止支付的。

黃耀才玩的是“百傢樂”。在這種玩法中,以亞裔人士為代表的豪客傾向於髮牌後牌面朝下,然後自行“搓牌”或“捽牌”來揭開牌面。


他本人表示,自己不是故意賴賬,而是髮牌“荷官”的錯。

黃耀才說自己本不想開牌,荷官卻在自己想開牌之前先開了牌......


因為荷官曾多次直接翻牌,所以他感到很不滿。

事實上,黃耀才在投訴荷官直接翻牌的時候,他已經輸了3700萬澳幣。黃耀才還表示:

“我來之前,賭場的首席運營官Paul Arbuckle 對我作出承諾,所有損失可以一筆勾銷。”

目前賭場也是堅決否認了此說法。

賭場承認,曾向黃耀才髮出道歉信,保證類似事件不會再次髮生。不過,賭場也明確指出,荷官的失誤並非黃耀才輸錢的原因,賭場方面更沒有承諾要消除黃耀才的債務。


$4320萬澳幣(約合21600萬人民幣),在普通老百姓眼裹簡直是個“天文數字”,但對黃耀才來說,他完全有能力支付,且就算付清,也不會影響他的生活質量,他之所不付,是因為“原則問題”。

在2019年,該賭場已向新加坡法庭提出上訴,希望能得到賠償,但是卻敗訴了。

因為新加坡的法律明確禁止利用法院追逃賭注執行博彩債務。所以新加坡法院是不會管這事兒的。


當然,黃金海岸該賭場當然也不會善罷甘休。

在今年,該賭場再次上訴,希望尋求法律途徑要回賠償。


這一次昆州最高法院對黃耀哲提起訴,不僅要求其償還約合$4300萬澳幣的賭債,還要求他償還利息。

對於這一訴訟,黃耀哲也對昆州法院提出了異議,並要求法院撤銷訴訟,但目前已經被法官駁回。


昆州最高法院法官Thomas Bradley認為:


“該賭場提出的訴訟是符合法律流程的,而且他們的索賠金額也很合理。


如果撤銷訴訟,這對賭場也是不公平的。”


///


掃碼關注「髮現澳大利亞」視頻號

好吃、好看、好玩、好用

分享澳洲的精彩生活



- End -

*以上內容髮布於公眾號:髮現澳大利亞,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

髮表評論

微信號:Go_Aussie
别样生活方式发现者,带你看更酷的世界。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小夥伴
2021-06-16 02:5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