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可怕!悉尼大叔碰它一下,猶如被刀紮!一週暴瘦16斤!差點命赴黃泉!致死率1/10!恐在新州橫行!衛生局:千萬別碰!

 澳村吃貨地圖    2021-04-08   [原文]


“鼠災在新州部分地區繼續迅速擴散”。圖源:ABC


新州居民Darrell Jordison患上了一種罕見疾病,這是一種死亡率高達近10%的腦膜炎。


據醫生表示,這種病目前已知的唯一來源就是老鼠。而老鼠最近在新州成為了和人們擡頭不見低頭見的動物。


洪水剛走,鼠災又接踵而至,由它們帶來的疾病絕不可小視,並且會在不經意間上妳的身!


希望小夥伴們在此期間注意衛生、注意飲水,萬一染上了腦膜炎,下場可是很慘的…




澳洲首例!鼠疫來襲?


“我很幸運我還能活着。”

一位剛剛從死神手中走了一圈的病人這樣說道。

一週前,他患上了一種罕見的疾病,

罕見到就連在澳洲病例網中都在線搜索不到其他患有該病的病例,

醫生們“尊稱”他為患有該病的“澳洲第一人”。

而讓人心有餘悸的是,這種病的傳染源竟然是老鼠。

Darrell Jordison。圖源:ABC

· “澳洲第一人”

Darrell Jordison是一名普通的新州居民,平時的生活內容莫過於養養草、種種花,曬曬太陽玩泥巴,

活得心情舒暢,活得悠然自得。

而讓他一傢人都沒有想到的是,

他的悠然生活竟會突然間被一種罕見的痛疾擊垮。

ABC:在不幸感染了鼠疫腦膜炎後,新州居民幸運地活了下來。

在Jordison被確診前的幾週,他的身體便像髮黴的食物般被病痛逐漸“腐蝕”。

這一天,Jordison像往常一樣在他惬意的生活中曬曬太陽種種花,

然而一股不適感在他的脖子上擴散開來。

他感到脖子僵硬,似乎還有些腫脹,擡頭低頭時的脖子就像生了鏽一般不暢,

這讓他再也沒辦法安心種花了。

由於狗皮膏藥在澳洲並不通行,Jordison選擇了去按摩。

圖源:網絡

雖然脖子的不適讓Jordison感到些許郁悶,但不用背着老婆去按摩的快感依然湧上心頭。

“我剛好關節有點酸痛,於是去找了按摩師按摩脖子,因為我的脖子太僵硬了,我以為按一按就會好。”

當時還對自己的病情一無所知的Jordison這樣天真地說道。

但就像Jordison說的那樣,一切都是“我以為”,他的脖子並沒有好轉,

反而情況急轉直下!

圖源:網絡

僅僅幾天之後,Jordison感到脖子不止是僵硬,還伴隨着陣陣嚴重的刺痛,

“我的脖子真的很疼,想被刺傷一樣,我甚至無法開車回傢。”

同時,新的症狀也隨之而來。

Jordison開始出現流感症狀,他一度懷疑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並認為脖子僵硬疼痛是新冠症狀之一。

“在週日,我們去了Dubbo,我以為自己感染了流感。”

圖源:網絡

Jordison的社會責任感還是爆棚的,意識到情況不對的Jordison立即停止了任何行動,

第一時間為自己叫了救護車,去醫院做新冠檢測,

“所以這就是我當時所做的,我哪都沒去,怕傳染給別人。”

而同一時間,他的脖子也越髮疼痛難忍,

持續、反復的刺痛讓他一整夜都難以入眠,Jordison可以感覺得出,

自己的病情正在惡化。

“我那天晚上疼得無法入睡,第二天病情再度惡化了。”

圖源:網絡

很快,捂着脖子的Jordison被送至Dubbo Base Hospital。

醫生第一眼看到Jordison的脖子就感覺“暗藏玄機”,心中有預感這不是普通的風濕等疼痛病,

因此,醫生們為Jordison展開了緊急會診。

據Jordison回憶,醫院裹的醫生通過視頻鏈接,與悉尼的另一個醫療團隊展開合作診斷,

以確定究竟是何原何故導致他的脖子僵硬、疼痛。

圖源:網絡

醫生們還給Jordison腰椎刺穿檢查,以此來鑒定他腦脊液中的細胞計數,

本想從而排除腦膜炎,沒想到起了“反效果”。

Jordison表示,

“當他們(指醫生)得到結果後,髮現我的細胞計數很高,就像得了腦膜炎一樣。”

“通常,正常人的細胞數(白細胞)約為5~10,而我的細胞數為200。”

誰也沒想到,Jordison的細胞數竟然是正常值的20倍,

腦膜炎已經如日出東方般確定無疑了。

圖源:網絡

Jordison住院一週後,醫生向他通報了他的確診結果,

這時的他已經被病魔折磨得暴瘦了8kg…

Jordison被診斷出患有“淋巴細胞性脈絡膜腦膜炎(LCM)”,

名字越長,病魔越強,新州衛生局(NSW Health)表示,

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細菌性腦膜炎。

據《ABC》報道,在澳洲病例數據庫裹,無法在線搜索到第二例患有LCM的患者,

醫生稱Jordison為患上LCM的“澳洲第一人”。

圖源:網絡

· 只要有老鼠,就免不了有LCM

LCM到底是一種怎樣的疾病?

這是一種由淋巴細胞性脈絡叢腦膜炎病毒引起的中樞神經係統感染。

多數病人類似感冒,少數病人出現無菌性腦膜炎的表現,

偶可表現為腦膜腦脊髓炎。

新州衛生局稱,這種細菌性腦膜炎非常罕見但死亡率高,可以殺死十分之一的患者,

平均每10個患者中就會有一例死亡。

Jordison表示,“我很幸運我還活着”。

圖源:網絡

比起它的高死亡率,更讓人擔心的是它的感染途徑。

LCM是傢鼠間的疾病,

人因食入病鼠尿、糞汙染的食物或吸入被汙染的塵埃而受染。

“感染的唯一途徑是通過齧齒動物。”

新南威爾士州衛生局在其2月份的傳染病報告中指出,

該病的病源是從齧齒動物的糞便和尿液中溢出的,

通過直接接觸、間接接觸或環境傳播傳染給人類。

新州居民髮現,傢中飲用水箱中有死老鼠。圖源:ABC

只要有老鼠,就會有糞便和尿液,只要接觸到老鼠排泄物,無論直接還是間接,都可能感染LCM,

那麼我們完全可以把上面這句話從邏輯上簡寫一下——只要身邊有老鼠,就可能感染LCM。

曾經,新州一位居民就拍攝到自傢水箱中存在多只死老鼠。

所以,盡管LCM比較罕見,但是新州衛生局和Jordison先生本人也向所有新州居民髮出警告,

在處理老鼠的時候一定要保持警惕!

圖源:ABC

近日來,老鼠在新州可謂是見怪不怪了,

不僅僅在偏僻的相間農場可以見到老鼠們肆無忌憚地遊走穿行,

在悉尼CBD的房屋和一些企業裹也不乏有老鼠肆虐的例子。

“我認為人們應該更加意識到處理老鼠的風險。”

小夥伴們一定不要用手去觸碰老鼠的屍體、糞便、尿液。

圖源:網絡

新州衛生局髮言人表示,

處理老鼠時最好能穿上規定的防護服,並且要定期檢查飲用水箱中是否有齧齒動物存在的痕迹。

“在處理活的或死亡後的齧齒動物時,一定要采取可行的預防措施,包括穿戴個人防護設備,列如受到和口罩。”

“依靠儲水器儲存飲用水的傢庭應該例行維護,確保集水區和水箱的清潔。”

可能妳穿一套防護服去撿老鼠屎會被他人戲谑稱“腦子有病”,

但一旦患上腦膜炎,妳可就真的腦子有病了。

圖源:網絡

好在最終Jordison先生幸運地活了下來,

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幸運地成為那幸運的9個人。

妳或許認為老鼠距離妳的生活還很遙遠,

畢竟多數小夥伴們住在人迹洶洶的城市,住在高聳入雲的高層公寓,向來登高望遠,從不鼠目寸光。

但當妳看完以下的畫面,妳的想法可能會髮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時,《鼠來寶》在妳心中會成為一部恐怖片,而不是喜劇。

圖源:ABC

新州鼠災


在前不久的洪潮席卷了新州大地之後,

一張由老鼠織成的大“地毯”覆蓋了新南威爾士州的部分地區,

縱使新州居民不知疲倦地工作,

依然難將齧齒動物們拒之門外。

ABC:老鼠在新州部分地區造成嚴重破壞,農民們擔心農作物收成。

小鼠從六週大時開始繁殖,此後每21天可以產一窩,

這意味着一對小鼠一個季節可以繁殖500個後代。

如此強勁的繁殖力、如此龐大的數量對新州來說意味着什麼呢?

意味着老鼠已經走進了千傢萬戶,它們隱動於無形,且無處不在。

它們可能已經走進了妳傢的花生醬裹——

圖源:ABC

也可能潛伏在妳傢的竈台之下——

圖源:ABC

甚至可能膽大包天,

闖入妳傢的貓砂中,

貓看了估計都會便秘幾天。

圖源:ABC

也可能,某一天妳在拆開袋子掏去面包的時候會摸到一個觸感毛絨的小東西,

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只老鼠在教妳“孔融讓梨”。

圖源:ABC

友情提示,前方動圖大量高能,有密集恐懼症、齧齒動物恐懼症、毛茸茸動物恐懼症的朋友,

請在父母陪同下觀看。

以下是一位司機朋友近日在鼠災道路上拍攝到的一幕,

人們常言“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而如今,

人類的車輛才是在過街的那一個。

密密麻麻的老鼠成千上萬,鼠群大肆魚群,數量多於蟑螂,

這絕不是特效,這是這個月某新州司機在某道路上的實景拍攝。


另一處,某新州居民的車庫中,主人在夜晚用手機拍攝到如下一幕。

數以百計的老鼠在車庫地上縱橫穿梭,

這陣仗仿佛可以把人活活擡走。


在一處相間的草堆中,密密麻麻的老鼠多如雨滴,

忽而爬上忽而爬下,交錯穿梭在草堆中,

讓人看了直起雞皮疙瘩。


一處草坪表面,萬千老鼠多如蝼蟻,

漫無章法地在地上亂竄。

拍攝者根本無從下腳,仿佛走兩步就會踩死一只。

再次強調,這不是特效,這是本月某拍攝者在新州拍攝的畫面!


在某居民傢的供水箱下,老鼠在支撐鐵杆縫隙間穿梭自如,

就像到了自己傢一樣,毫不見外。


水箱前方的草坪上還聚集了一堆老鼠,

拍攝者抖動了草坪上的橡皮綁帶,

一堆老鼠如聽到了髮令槍一般四散炸開,

仿佛優衣庫開門時在門口等待已久的人群。



一處農場門口,鏡頭下,地上的老鼠和空中的飛蟲一樣數量龐大,

老鼠的聲勢浩蕩,宛如一支萬人軍隊,

似乎想要將草坪踏平。


另一名新州居民拍攝到車庫前的一幕,老鼠似乎要將眼前的機械吞噬,

停在後方的那輛車估計也慌得不行。


在一處隱秘角落裹,一位居民用燈光一照,髮現了一個暗藏着的鼠窩。

窩中老鼠歡聚一堂, 迎着燈光蹦起了迪。


澳大利亞齧齒類動物專傢史蒂夫·亨利則這樣描述本次鼠災:

“想象一下妳每次打開櫥櫃,每次去儲藏室,都能看到老鼠在場。它們在吃妳倉庫裹的糧食,弄臟妳衣櫃裹的衣服,晚上在妳的床上橫穿而過。”

農民諾曼·莫裹斯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說,老鼠們把農民們預防乾旱而儲存的乾草草料給吃光了,“就像蝗蟲過境一樣”。

截至3月18日,新南威爾士州已經有叁人因被老鼠咬傷住院。

圖源:Yahoo

妳現在還覺得老鼠距離妳的生活很遠嗎?

近日,新州多地遭遇鼠災,

其中New England的Tamworth和Moree最為嚴重。

老鼠是腦膜炎的細菌攜帶生物之一,

如若不處理好傢中衛生,搞不好就會攤上腦膜炎,

這種病可不是那麼好受的。

圖源:Yahoo

腦膜炎或造成截肢


近年來,B型腦膜炎的病例數量正在明顯增加,尤其澳洲最近氣候多變,

更為細菌存活與散播提供了良好的環境!

2018年,澳大利亞南澳某地就有一位男孩感染了LCM的親戚——

B型腦膜炎,

那可真是一個慘字了得啊…

圖源:Daily Telegraph

B型腦膜炎和LCM一樣屬於細菌性腦膜炎,

據世界衛生組織官網稱,細菌性腦膜炎由細菌引髮嚴重腦膜感染而造成。

該病可對大腦帶來嚴重損害,若不加治療,

50%的病人將失去生命!

澳洲難得的一個感染後成功被救治的案例是小男孩Robbie Buchan。

小Robbie的媽媽回憶稱,他在感染病毒的20分鐘後失去了意識。

圖源:Daily Telegraph

雖然Robbie最終活了下來,但他永遠喪失了自己的四肢。

醫生們為了保住Robbie的性命,

阻止細菌在他的身上肆意蔓延,

他們不得不切除了Robbie的腳趾和雙臂,

讓Robbie至少可以活下去。

英國一對夫婦的女兒Faye也是B型腦膜炎的患者。

患病的她全身紅疹,像一個沒有皮膚的小孩。

她每天靠着抗生素和呼吸機過活,小小的身體每天都在被疾病蹂躏、摧殘。

這一年情人節這天,這對夫婦決定放她離開。

他的父親悲泣着表示,

“這是我們做的最難的決定,但也是必須做的正確的決定”。

他們讓她遠離疾病的困苦,也讓她永遠地離開了他們。

圖源:Daily Mail

腦膜炎還可能讓妳完全失聰…從此面對按下靜音的世界。

據《澎湃新聞》報道,

傢在廣東汕頭的廚師陳先生不久前突然高燒不退、惡心嘔吐,隨後頭像炸裂般疼痛,

經醫院就診才得知自己患的是——豬鏈球菌腦膜炎。

圖源:澎湃新聞

據陳先生回憶,病髮前幾天,他在加工豬肉時,

曾用帶小傷口的大拇指直接接觸案闆上的生豬肉。

或許是這次帶傷工作,導致他感染了豬鏈球菌。

在醫院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陳先生的病情逐漸好轉。

沒想到,厄運又盯上了他——

陳先生髮現自己的雙耳漸漸聽不到聲音了,聽力急劇下降。


而耳朵失聰,就是這種腦膜炎的後遺症之一。

接診陳先生的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鄭億慶教授介紹:

“豬鏈球菌腦膜炎雖然死亡率不高,但更可怕的是它的後遺症,大約有50%的豬鏈球菌腦膜炎患者會出現特征性的感音神經性聽力損失。”

腦膜炎患者脹滿紅疹的皮膚。圖源:9 News

現在妳知道了嗎?患上腦膜炎的後果有多麼恐怖!

像LCM這種由老鼠傳播給人類的腦膜炎雖然罕見,

但威力相較於B型腦膜炎和豬鏈球菌腦膜炎有過之而無不及!

所以小夥伴們,在這個鼠災還沒有完全過去的時期,

希望大傢可以嚴格注意傢庭衛生,積極定期檢查傢裹的角落,

一旦髮現有老鼠存在過的痕迹,請務必仔細打掃消毒!

圖源:ABC


近日,澳洲髮現了首例“淋巴細胞性脈絡膜腦膜炎(LCM)”,

該病由齧齒動物傳播給人類,且死亡率高達10%。

新州衛生局髮出預警,居民們應該謹慎檢查傢中衛生,

若髮現老鼠痕迹,一定要麻利清理!

被老鼠咬斷的電線。圖源:ABC

腦膜炎的“殺傷力”和“後坐力”都驚為天人,

逃過一死可能被截肢,沒被截肢可能會失聰,

所以小夥伴們一定要聽從新州衛生局的建議,

好好維護傢中衛生啊!

編輯:小歪

請關注我們的微信:悉尼吃貨地圖~每天為妳提供悉尼好吃好玩的~


— THE END —








*以上內容髮布於公眾號:澳村吃貨地圖,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

髮表評論

微信號:CityWeekly_SYD
悉尼最接地气的吃货君~不搞花里胡哨,为你推荐/吐槽悉尼那些吃的~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小夥伴
2021-06-16 03:2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