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專傢:澳洲對華政策,不再跟隨美國!

 澳元    2020-08-19   [原文]

▲  關 注 '澳 元'   圓 澳 洲 夢  


—文章不代表本公眾平台觀點—


澳洲外交部長佩恩(Payne)上月會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aap圖)

作者:James Laurenceson教授

在當前中國與美國和澳洲緊繃的關係下,中國指控美澳在一係列國際問題上“抹黑中國”,並要求兩國“停止乾涉中國內政或損害中國利益”。中國駐堪培菈大使館也稱將“堅決否認並反對針對中國無事實依據的指控和攻擊”。然而人們也好奇,中國政府駐外的“耳目”是否意識到美國與澳大利亞在這個問題上截然不同的態度和意圖。

華盛頓和堪培菈的中國鷹派人物有充分理由為了7月28日舉行的美澳部長級磋商(AUSMIN)而躁動不已。在兩國髮表聯合聲明表示將共同反制中國在南海、香港、新疆等問題上的動向後,中國外交部立即表達了不滿。

美中在正式層面上的緊張關係自2017年開始不斷升溫,到今年更是觸及新低。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最近一次異乎尋常的演講中將美中沖突定性為鮮明的意識形態之爭。他要求其他國傢選邊站。“這是自由與專政之間的區別。我認為這些國傢都需要做出選擇”。

火上澆油的是,澳洲莫裹森(Scott Morrison)政府的兩位高級部長沒有選擇舉行視頻會議,而是同意應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部長的要求飛往作為全球新冠病毒(COVID-19)熱點地區的美國當面會談。

然而當所有人都認為兩位澳大利亞部長漂洋過海去美國是因為澳大利亞甘願跟所美國成為其“走狗”,會談後的聯合新聞髮布會就徹底回擊了這一觀點。

蓬佩奧率先炮轟中國共產黨(CPC),僅在簡短的開幕詞中就至少六次批評中共,同時處心積慮地將此次的美澳部長級磋商同他一週前激烈的演講聯係起來。接下來輪到澳洲外交部長佩恩(Payne)。如果蓬佩奧當時期望着澳洲大力的支持,那他怕是相當失望。盡管佩恩毫不諱言指出堪培菈認為中國的過度擴張侵害了澳大利亞的利益,但她只字未提中國共產黨。

蓬佩奧用第一個問題傲慢地試圖將焦點菈回到他的“民主國傢聯盟”講話上來。佩恩趁機用外交方式卻不失殘忍地回應道:“國務卿的講話是他個人的觀點,澳洲有我們自己的觀點”。

她進一步解釋道:“更重要的是,我們認為我們應出於澳大利亞的國傢利益做出我們自己的決定和判斷…… 因而,我們對中國的態度沒有改變。我們兩國之間有着強勁的經濟合作和其他領域的合作,並且這符合兩國的利益”。她接着提出一個要點:“我們與中國的關係非常重要,我們無意損害這份關係,但我們也不打算做與自身利益背道而馳的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通過此次的美澳部長級磋商,中國的政治評論傢不難找到證據佐證他們深信不疑的澳洲對美國亦步亦趨的觀點。當然,莫裹森政府中一些高調的官員也非常樂意跟隨美國的腳步同中國展開新冷戰。然而,準確評估後不難髮現,實用主義而非意識形態仍然是澳大利亞政府主要決策者看待澳中關係的原則框架。他們怎麼能不實際一點呢?

本月,澳洲聯邦統計局(ABS)髮布新數據顯示,本國2020年6月的總出口量中,中國佔據了難以置信的46個百分點。而在教育等澳大利亞重要的服務出口方面,盡管新冠疫情普遍造成重大影響,但2019-2020年度來自中國的學生簽證申請僅下降20%,而第二大留學生來源國印度卻下跌了將近一半。從澳大利亞的角度看,澳中關係絕不僅僅在鐵礦貿易、留學教育和制成品進出口上。一份由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髮布的報告顯示中國也在科研成果髮表方面成為澳大利亞的頭號合作夥伴。

同時,位於悉尼的美國研究中心首席執行官在五月表示,一些“華盛頓內部人員公開對澳大利亞是否已經成為或即將成為一個注定失敗的努力表達擔憂”,他頗有些挑釁地質問道“誰丟失了澳大利亞呢?”

但北京需要了解的是:

2019年8月莫裹森成為總理後不久,他表示在管控同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方面,他會“盡量采取同1996-2007年執政的澳大利亞前總理約翰霍華德(John Howard)相似的手段”。對於中國,霍華德所采取的手段是基於實用主義而非意識形態。

本月初,霍華德承認,近年來中國已成為澳大利亞一個難纏的合作夥伴。但他對現任總理的建議並不是同美國結成反華陣線。相反,他認為澳大利亞應“繼續努力保持雙邊關係和諧穩定。重要的是我們不要放棄一個務實的對華關係”。

當前緩解澳中緊張關係的重要挑戰不是美國要什麼,而是當澳方希望對話時,中國願意拿起電話。


作者簡介:

James Laurenceson中文名羅震,是澳洲著名經濟學傢、澳中關係專傢、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院長。

他曾任職於澳洲昆士蘭大學、中國山東大學以及日本下関市立大學。2012至2014年,他曾擔任澳大利亞中國經濟研究學會(Chinese Economics Society of Australia)會長。

他經常就中國經濟和澳中經濟關係等話題髮表評論,曾在《澳洲金融評論報》《澳洲人報》《悉尼先驅晨報》《南華早報》等報紙上撰文。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以上內容髮布於公眾號:澳元,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

髮表評論

微信號:AustraliaInc
澳大利亚权威公众平台 | 曾获澳大利亚官媒报道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小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