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澳教育部長髮話:大學必須擺脫過分依賴留學生,要改變商業模式!

 墨爾本美食生活    2021-03-01   [原文]


本文授權轉載自:大澳網

ID:au123au123


據《The Australian》報道,未來聯邦政府對大學的撥款可能與促進研究商業化掛鈎,政府敦促各院校改變其商業模式,從過分依賴國際學生收入轉向專注於教育澳大利亞人。

聯邦教育部長Alan Tudge 呼籲大學行業成為大流行後經濟重塑的關鍵參與者,他在近日告訴墨爾本大學的學者,目前大學的模式,即平均收入的25%依賴於國際學生,不僅受到了COVID-19的乾擾,而且在大流行之後將無法持續。


“現在是時候做出這一改變了,這不僅是因為我們的經濟需要,還因為大學的商業模式已被COVID嚴重破壞,”Tudge先生在自去年12月出任教育部長以來髮表的首個關於高等教育的重要演講中說。

”這些破壞突顯了大學的商業模式需要變得更加有彈性,更可持續並更加優化,以符合我們的國傢利益。對國際排名的關注導致了不顧一切地吸收國際學生來為推動排名所需的更大研究量提供資金。

“明確地說,我們想要並需要國際學生來澳大利亞。他們對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經濟,我們的外交極為有利,成千上萬的人留下來並成為了傑出的公民。

“但是,COVID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機會來重新評估我們的大學可能產生的影響,並重新關注公立大學的主要目的:那就是教育澳大利亞人,並生產對我們國傢和人類有貢獻的知識。”

澳大利亞大學在2020年大流行後的財務狀況比許多分析傢預期的要好,部分原因是他們在10月的聯邦預算中獲得了額外的10億澳元的研究資金。

盡管失去了成千上萬的中國學生,墨爾本大學(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成為第二所宣布實現盈餘的八校聯盟(Group of Eight)大學。另外一所是同在維多利亞州的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墨爾本大學宣布了800萬澳元的運營盈餘,而莫納什大學兩週前宣布在2020年實現驚人的2.59億的運營盈餘。

在強於預期的結果揭曉之前,高等教育部門在堪培菈遭受了一係列政策損失。
Morrison 政府拒絕讓大學使用JobKeeper工資補貼計劃,在對大學學費的調整中削減了整體教學經費,並宣布對大學與中國等外國之間的協議的打壓。
該行業在影響政府政策方面缺乏成功,也引髮了校監和校長之間在高等教育方向上展開新的權力鬥爭,並引起了對行業機構澳大利亞大學協會(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批評,稱其未能與Morrison政府建立有效的關係。

Tudge先生將在演講中指出,盡管大學的研究成果在過去20年中增加,但他們仍未能提高其商業化水平,並且落後於一些其他國傢。

“在創新項目上,企業與高等教育之間合作不夠,”Tudge先生說, “此外,澳大利亞公開髮明的平均數量有20項,與之相比加拿大有40多項,以色列有60多項和美國有120多項相比。

“在每10億的研究支出中,澳大利亞產生了叁個初創企業,而加拿大,美國和英國則產生了我們的兩倍多。

“此外,在大流行後的世界中,我們能否在一些重大的社會挑戰上取得更多進展,例如學校教育水平的下降,原住民的持續不利處境以及向低碳經濟的過渡。這些對我們國傢來說是巨大的挑戰,而面對巨大的挑戰,我們需要最好的頭腦。這就是我們需要大學的地方。我們國傢的許多最出色的頭腦都在我們的大型研究機構中,大學共有80,000名研究人員。”

Tudge先生將重申Morrison政府的目標,即加強大學與企業之間的聯係。總理擔心與國際高等教育競爭對手相比,大學行業的研究商業化髮展滯後。

“我們希望並需要我們的大學髮揮更大的作用,不僅要進行出色的研究,而且還要與企業和政府進行更多合作,以將研究轉化為突破性產品,新業務和想法,以髮展我們的經濟並增強我們的社會,“ Tudge先生說。

《澳大利亞人報》此前披露,政府對課程費用進行了調整,目的將學生引導到關鍵的就業領域,以幫助大流行後的復蘇。此外,政府還要求增加優先課程的申請,增加新的低學費課程,包括農業,健康,科學和教育。

主編:賽穆/統籌: Steven/編輯:Steven
文章素材來源:澳大利亞人報 
*以上內容髮布於公眾號:墨爾本美食生活,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

髮表評論

微信號:UbonusMel
专注墨尔本线上餐厅及美食生活的电商平台
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小夥伴
2021-04-19 10:3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