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聞
 澳洲旅遊
 酒店預訂
 特價門票
 澳洲生活
 澳洲移民
 澳洲論壇
 公
 澳洲同城

澳中貿易關係緊張,澳洲的損失究竟有多大?

來源:xkb.com.au
[時政新聞]     2020-10-29
最新分析顯示,中國對澳洲采取的貿易行動不斷擴大,已經令澳洲每年價值高達190億澳元的出口產生了影響,未來還可能有更多的行業面臨損失,有人因此呼籲澳洲政府能尋求重啟澳中關係,以避免進一步的經濟損失。
澳洲對華出口因為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而受到巨大影響。(《衛報》圖片) 

最新分析顯示,中國對澳洲采取的貿易行動不斷擴大,已經令澳洲每年價值高達190億澳元的出口產生了影響,未來還可能有更多的行業面臨損失,有人因此呼籲澳洲政府能尋求重啟澳中關係,以避免進一步的經濟損失。

《衛報》稱,目前首當其沖的是澳洲的大麥、牛肉、棉花、煤炭和葡萄酒。如果中國以澳洲的種族主義攻擊風險上升為由,而警告其國民不要前往澳洲旅遊的話,那麼澳洲的旅遊和留學業的疫後復蘇將受到沖擊,令澳洲的服務出口額外再面臨280億澳元的損失。

工黨農業及資源業髮言人費吉邦( Joel Fitzgibbon)稱:“在(總理)莫裹森( Scott Morrison)承認他的錯誤、咽下他的驕傲,並投入適當的經歷來修復與我們最大的貿易夥伴之間的關係前,我們的經濟究竟還要承受多大的傷害?”

雖然貿易戰的成本很難量化,但西澳大學珀斯美亞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的研究顯示,受到公開或未公開制裁影響的對華出口七大產業,去年的出口總值是477億澳元。

其中包括價值193億澳元的商品出口、121億澳元的教育服務出口,還有163億澳元的旅遊服務。但鑒於新冠疫情導致各國關閉邊境,因此後兩者受到的影響目前與貿易戰不大。

專傢警告,盡管某些行業,例如煤炭和牛肉等受到了影響而貿易量減少,而不會降到零。澳受到技術性進口許可禁令打擊影響的澳洲牛肉屠宰場正在尋求推翻禁令以恢復貿易,其他肉類屠宰場的出口仍在繼續。

某些產品,包括目前被中國加征了80%的保護性關稅的大麥,今後有望銷往世界其他市場,但可能會被壓價。

澳洲貿易部長伯明翰再叁表示希望和中國舉行部長級對話。(《衛報》圖片) 

農民擔心遭遇更廣泛的混亂


全國農民聯合會(NFF)表示,農民們“持續擔心對華農業出口受到實質及宣傳上的乾擾,包括大麥,牛肉,酒類以及最近期的棉花。”

據悉,中國佔了澳洲農產品年出口量的28%。

NFF行政總裁馬哈爾(Tony Mahar)認為,“澳中關係在互惠和尊重的基礎上,持續積極髮展至關重要”。他呼籲政府通過相關部長,繼續和中國方面接觸以尋求對話。

聯邦貿易部長伯明翰( Simon Birmingham)週二晚間則向《衛報》重申,澳洲繼續“敞開大門和中國繼續相互尊重的部長級對話”,他還稱澳洲信奉“各國相互尊重主權、並在可能的情況下鼓勵合作的夥伴關係。”

在伯明翰做出上述表態前,澳洲總理莫裹森曾多次表示澳洲將堅持自己的價值觀,不屈服於經濟壓力。

澳洲今年早些時候,還率先呼籲針對新冠病毒的起源和處理方式進行國際調查,中國方面對此感到憤怒,並認為這是針對中國的政治行動。

珀斯美亞中心的研究主任威爾遜(Jeffrey Wilson)認為,澳洲想和中國方面就貿易措施展開雙邊對話的努力已經失敗。自今年5月以來,雖然伯明翰一直都希望和中方貿易部長進行溝通,但都以失敗而告終。

威爾遜認為,對澳洲而言一個可信的選擇,是將貿易爭端通過世界貿易組織(WTO)進行獨立裁決。

他稱:“澳洲在大麥、棉花和煤炭方面的勝算很大。”

雖然某些評論人士認為澳洲應該通過某種方式來“緩和”澳中關係,但威爾遜認為這不具有政治現實意義,因為在兩國關係中存在眾多“無法如願消失的緊張因素”。

他還表示澳洲不應為了短期的貿易利益,而在外交層面做出妥協。

 塔州參議員艾本志被指“麥卡錫式操作”。(《衛報圖片》)

貿易戰,澳中人民皆是輸傢

工黨貿易事務髮言人金恩(Madeleine King)呼籲澳洲政府“向澳洲礦業及農企,以及與中國有深厚商業聯係的高管尋求建議。”

她還認為政府“應該舉辦論壇,以聽取嚴重關注澳中關係的企業領袖的意見。”

“這將為政府提供切實可行的建議,而且還能向所有人表明我們重視對華貿易關係。”

金恩還呼籲政府在與中國溝通時“更注意分寸”,“叫停後座議員的麥卡錫式操作”。她還特別指出了塔州參議員艾本志(Eric Abez)近期在公開聽證會上,要求3名澳籍華人無條件地譴責中國。

她說:“總理和高級部長應該利用一切機會,來強調澳洲和中國人民都將成為兩國貿易量減少的輸傢。”

今年前9個月,澳洲煤炭對華出口事實上同比還增長了14%。(《衛報》圖片) 

澳洲煤炭出口前景不明

澳洲政府目前仍在試圖厘清煤炭和棉花出口遇阻的影響程度。

本月早些時候,必和必拓(BHP)透露部分中國客戶近期推遲了煤炭采購,但該公司髮言人對受影響的程度等細節未予說明。

有報道稱,中國當局8月初曾聯係其公共事業及工業買傢,要求立即中止進口澳洲煤炭。

據全球原物料和能源價格報告機構Argus的記者克菈克( Jo Clarke)稱,中方下達的是口頭通知,他的同事們見到滿載澳洲煤炭的船只在排隊進入中國港口時,突然出列並轉而駛向其他目的地。

克菈克表示,中國的煤炭實施的是非正式的配額制度,將每年進口的煤炭數量限制在2.7億至2.9億噸左右。自2016年煤價暴跌威脅到中國本土煤礦的生存後,就開始實施了這一政策。

這意味着如果中國進口的煤炭已經達到了配額上限,那麼在年底之前都會暫停進口。

克菈克還稱,因為中國其他的部分供貨商削減了自身的出口,而且澳洲的其他一些目標市場,例如日本、韓國和中國台灣等也停止大量進口煤炭,所以事實上在今年前9個月,澳洲對華出口煤炭量超過了去年同期。

Argus彙編的數據顯示,今年1至9月期間,澳洲對華出口煤炭近7500萬噸,較去年同期增長了14%。

她認為當中國某些時候稱不再需要澳洲煤炭時,其實是因為配額已經填滿了。真正需要擔心的是明年會髮生什麼。中國方面會不會因為澳中關係緊張而調整配額制度,或是重新開始分配配額,一切都還不得而知。

與此同時,澳洲的另一重要出口產品——鐵礦石至今似乎還沒有受到貿易緊張局勢的影響。

克菈克稱,甚至連中國將停止進口澳洲鐵礦石的風聲都沒有聽到。但她也警告,中國正在尋找可以長期供應的其他選擇,例如幾內亞。

髮表評論

0
0
使用微信“掃一掃”
打開網頁後點擊右上角“分享按鈕”
0
 您已成功為本文點贊!
感謝您的參與
電梯
2021-06-16 02:44:21